Créer mon blog M'identifier

因為那些記憶在不斷的更新

Le 20 juillet 2018, 04:50 dans Humeurs 0

外面的煙花在不斷地綻放,而星空在不斷地徜徉。忽然之間,有一種思緒在不斷地綿延。泡上一杯茶,心裏依舊還是很掙紮,卻徑直坐下,看著那些煙花,慢慢品味著人生的茶。那些本是淩亂的記憶,不再遊離,慢慢地開始了凝聚,慢慢地開始了彙聚,變得有了秩序。用手下意識地開始梳理著這些曾經的過去,有些模糊,很多地方都已經是不再清清楚楚;而有些地方變得如此的清晰,就像是剛剛發生事,也像是剛剛走過的足跡。

這就是記憶,也是人生的回憶。從來就沒有想要向歲月低頭,從來都想要讓人生變得永久。燈光下的茶,輕輕撥動幾下,那些熱氣,在慢慢地飄逸,逐漸變得迷離,就像是那些過去的日子,本來它們是綴滿在記憶的樹上,就像是一片片記憶的葉子,卻因為時間的遷移,在不斷地開始剝離;因為那些記憶在不斷的更新,就像是不斷天空浮動的白雲,只是會留下淡淡的斑痕,然後畫下幾縷波紋,最後慢慢地消散,在記憶中不再出現。

夜色的深沉,慢慢地浸潤著記憶的門。曾經走過的足跡,每一步都是有著當時的記憶。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,那些歲月的憂愁,湧上了心頭;那些曾經的經曆,也開始不斷地堆積,成了一座高塔,日子也開始不斷地拖遝;本來早就打開了歲月的素箋,想要清晰地記錄著每一天,卻因為那些過去的蜿蜒,使記憶在不斷地抹去從前,只有那些頑強的足跡,會凸顯著著人生的記憶,不再是有著歲月的失意,也不再是有著時間的得意。

那些遠處的記憶,就像是夜空中留下飄渺的夢裏,也像是遙遠地方傳來飄渺的歌聲,在不斷地築起朦朧,若有若無,顯現著猶豫,顯現著躊躇,直到最後消逝,再也不可能會出現的回憶;從此那些記憶就會變得淅淅瀝瀝,就像是在雨中的水滴,盡管撐起了一把傘,總有會落在自己的雙肩,總有會落在地上,順著水在慢慢地流淌。那些彌漫的惆悵,再也不可能會回到身上,只是心裏還會留下著那些失望,還有希望。

就這樣別離自己的憂愁,就這樣想要把歲月進行著保留。可是那些過去依舊還是開始著飄忽,開始湮沒腳下的路。那些時光,就在這裏開始蕩漾,就在這裏開始變得迷茫。這就是歲月的車輪,這就是歲月留下的吻。我們總是在不斷地成長,總是不斷想要變得堅強,總是想要讓歲月祈禱,總是想要讓歲月變成我們的驕傲。可是,不經意地回頭中可以看到歲月的嘴角露出著嘲笑,是對我們發出著譏笑。這是歲月得意,而我們的時光變得失意。

握筆書寫著歲月裏的繁花春色

Le 10 juillet 2018, 05:00 dans Humeurs 0

春風吹拂的時光間,春花旖旎,婉約成一紙的溫柔。與繁花互語,便將筆墨也沾染了馨香。時光是懸掛在花瓣上的露珠,瑩潤間印刻著春天的喜悅。三月的馨香在春天裏微瀾,浸染了眉彎的深情。暖暖的陽光,灑在筆墨紙箋上,流淌著暖暖的溫情。心兒在春光裏明媚,一些詩情畫意,在筆尖下婉轉流淌,定格成滿紙的幽香。每一個字,每一句話,都染滿花香。

心間的情懷,滋生出嬌嫩的蔓藤,攀岩上灑滿陽光的院落。春天的故事,生長出愛的萌芽,只等著春風吹拂,就開出繽紛的花朵。將纏綿的思緒,潤澤柔軟的春雨,煙雨朦朧間,時光蔓延成筆下的溫暖,淺淺的文字,是我書寫不完的深情。喜歡望見春日的美好,在一段靜雅的時光裏,安暖著內心的寧靜。握筆書寫著歲月裏的繁花春色,讓繽紛的桃花瓣上,灑滿溫煦的暖陽。

翻飛的桃花瓣,演繹出彩蝶的一生。炫舞出絕美的舞步,就消散進塵埃裏。唯有筆下,能用文字,刻畫下短暫的絢爛,文字,是含香的墨跡,是將夢的足跡繪滿紙箋的身軀。碧藍的天際,白雲倒映在一汪春水裏,水雲間,墨染的情愫,與水波裏的桃花瓣糾纏成結。願把如水的溫柔,塗滿花香的墨跡,都書寫成甜美的回憶。繽紛的光陰,散落璀璨的記憶,漫卷時光的思念,讓筆墨馨香著,在布滿陽光的紙箋上,繪滿花香十裏。思緒飛花,落筆成墨。春風裏,載著你甜美的笑聲,都灑落到我的文字間,歲月馨香,時光暖暖。

春日的溫煦,是蜜釀的醇酒,拌著花香,帶著甜蜜,滋潤進一顆芳心裏。春風,好似清泉,流淌進你我的心扉。為緣分書寫一卷墨香,氤氳著,綻放出蘭花的幽香。滿目的春景,是心間的縷縷暖意。陽光在心間跳躍,花香浸染進自己的肺腑。愛,踏著曼妙的舞步,款款的婀娜而來,馨香的時光,桃花在悄然的含羞,羞紅的臉頰上,一雙明眸凝望成深情的模樣。你可知,心底的喜歡,就那么帶著馨香而來,把歡喜揉進一紙素箋裏,充滿了萬千柔情。墨韻裏的愛情,讓內心生長出蒼綠的萌芽,凝聽自己的心聲,悄然的,坐落於春光間,為你,書寫幽香的詩句。時光漫漫,愛意悠長。就那么靜靜地想你,想念你的芳心,牽掛你的深情,都交付給滿園的春色。愛,是清風流韻的清麗,是時光給予的多姿多彩的美好。

常常是跟隨她的小風哥哥潛入夜

Le 27 juin 2018, 04:54 dans Humeurs 0

立春後,盡管依舊寒冷,但此後所飄落的雨就可以稱之為春雨了。如若不信,可以仔細瞧瞧水邊的楊柳,幾場小雨過後,新芽已初具雛形,像一串串省略號。氣溫稍高一點,就可以看見嫩黃的迎春花在料峭中俏生生的從花牆上垂下來,或倚著假山對“水”理雲鬢,腰肢柔軟。

春寒多有雨,水銀柱剛剛上升了幾格,一場細雨交織而成的網又拖住了它春心蕩漾的腳步。“幾日喜春晴,幾日愁春雨”,大約就是新嫁娘忽喜忽戚的心吧。春光明媚固然是眾人所歡喜的,與其他三季不同的是,春雨卻是斷斷不能少的。好在,這辰光的雨最是善解人意,常常是跟隨她的小風哥哥潛入夜,悄無聲息的,如輕功高手施展了淩波微步或者水上飄的功夫。即使有人於似睡非睡之間有所感覺,也以為只是夢而已,春夢了無痕。第二天清晨,便是一個嶄新、四下裏遊走著春的訊息的清晨,能讓早起的人察覺到幾分異樣,仿佛有什么事情要發生一樣。能什么事情呢?其實就是某個芽要破土而出了,某根枝條要綠了,某片葉子要舒展了,甚至某朵花要綻放了。總之,許多的暗潮湧動!時常讓世人措手不及、始料未及。比如一盆以為已經枯死了的枸杞,好久都不澆水了,今天早晨無意中一瞧卻發現冒出了很多新芽,令我為自己的疏忽、怠慢歉疚不已。

臨水的柳樹隨處可見,“娉婷小苑中,婀娜曲池東”,帶雨帶煙。隨便站在古運河的哪座橋上遠遠望去,樹影婆娑,顏色一天新似一天,一天綠過一天,從翠色遙看近卻無到綠蔭漸覆長堤水,春天的花轎由遠及近。在它迤邐而行的過程中,柳樹間的桃花次第盛開,夭夭其左,灼灼其右,柳們左右逢源的幸福著、沉醉著,花癡一樣。辦公樓下的一株櫻桃,在春天裏如繈褓中的嬰兒般見風長,一天一個樣:似乎前天還只是剛抽蕾,昨天已經花骨朵兒粒粒分明,今天卻是一樹繁花。上班時和同事經過樹下,同事亦詫異不已:昨天我看到它還……敲鑼的、打鼓的、吹鎖呐的、甩花手絹的、拋媚眼的……花轎途經之處,就這樣的令人應接不暇。

Voir la suite 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