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吃著這樣人工舂搗的五料面長大的,也同母親一起去碓杵窯兒搗過那些東西,體驗過舂搗食物的艱辛。那如碗缽般大小的石制杵錘雖只有五六斤重,可你若想搗好一樣東西,必是要經過千百錘杵搗的。你拎著杵把兒雙手緊握向上提起,而後讓它自然落下進行舂砸,如此反複,你需要付出極大的耐心和耐力。未杵幾下,我便感覺自己雙臂無力,腰身酸困,可為了多替母親分擔一些,還是硬撐著進行舂搗,只是那動作明顯變得緩慢無力。母親看出我的窘態,趕忙接過杵把兒自己舂搗,我還不示弱地握著杵把兒和母親一起將它提起,以便減輕母親的受力。可終究自己的耐力有限,只得做罷。看著母親被嗆得眼睛紅紅,雖有憐惜,卻也無能為力。這樣的情形每年都會上演,成為生活的一部分,時間久了便成為一段刻畫出的記憶。

我雖討厭舂那些調料面,卻喜歡吃麥仁兒、玉米仁兒。夏日時節,煮上一大鍋麥仁兒或是玉米仁兒,那湯便是最可口的解暑美味。炎熱的天氣,回到家中盛上一碗麥仁兒或是玉米仁兒湯,“咕咚、咕咚”幾口下去,那香甜清爽的口感直入心脾,再用筷子將碗底的麥仁兒或是玉米仁兒撥拉進嘴裏,既有嚼頭,又具清香,還甜膩適口。那味道絕對是未經曆過那段歲月和吃過這些東西的人所無法想象的。東西雖然美味,可舂搗制作起來卻需要耗費時間和體力,熬煮起來更是費火費時,需要小火慢燉方能達到理想的軟爛效果。通常想吃這樣一頓飯食需要一天的准備,用小半天的時間舂搗,再用半天的時間進行熬煮。真真地應了那句“櫻桃好吃樹難栽,不下苦功花不開。”

如今,這些記憶已經遠去了,方便快捷的超市為我們提供了你能想到的一切調料和食物原材料,只不過它們都是使用的工業化生產,給我們帶來方便快捷的同時,也讓我們失去了對這些食物制作過程本身的深刻體驗,少了參與的快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