季節從淺綠走向了深綠,陽光,草木,蟬鳴,還有時光深處的你。 一切,都是那么的明亮,在忽然之間。

這個午後,陽光很暖,心情很暖,是該寫點什么呢。就寫,雲煙裏的一光一影;就寫,掌心上的一葉一木,還有,那眉梢唇角的故事吧。

總還有些什么,是我甘願在這俗世裏孤寂的原因。當案上的素箋,印了雲朵的潔白,折疊成想念的翅膀;當低眉的黛色,鍍了掌心的命紋,平淡了流年的暗換,也許,一個人,一份想念,便是最好的守望。

晨鍾暮鼓的日子,總有幾分無奈,連日的氣溫居高不下,心氣也浮躁了很多,曾和你說過,我是屬天氣的,天好心情就好。這個天好,就是不冷不熱,不雨不霧的,想想,自己終歸還是有點矯情,哪有那么多的正好。

養了幾盆綠植,肉肉的,很可愛,隔三差五地澆個水,放在陽台背陰的地方,並沒有多管,卻兀自繁茂著。多好,簡單地活著,以喜歡的方式,安靜著時光,也為路過的季節,講述著清寧和熱烈。

看到的一句話“願生活裏有熱湯和甜食,背包裏有紙,筆,和書”,很喜歡。原來,我所鍾愛的,終究還是那些最貼近心的低語,那是,從煙火深處走出來的簡約。

也一定還有些什么,是內心的堅持,當指尖微醺的詩意,溫柔了煙火。那一亭幽窗,那一頁紙卷,都是一隅無爭的雲山靜水,我在這裏,交為數不多的友人,看山水眉眼,都是溫柔,都是慈悲。

歲月清清淺淺,於簡單中走過已是富足,其實, 山水兀自有情,你我亦兀自兼程。這人生的盡頭,不過轉瞬,懷揣陽光,感謝所遇,將自己活成溫良安恬的靜好,才是靈魂該有的模樣。

此刻,深眠進一朵晨風的呼吸裏,安靜處,與一樹繁花欣悅相對,念想,在枝椏上一節節的生長。水雲間,碧如煙,倘若,一個人能守著內心的花落花開,即使無念,那隨風搖曳的一片清涼,亦會是眉間的清澈若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