外面的煙花在不斷地綻放,而星空在不斷地徜徉。忽然之間,有一種思緒在不斷地綿延。泡上一杯茶,心裏依舊還是很掙紮,卻徑直坐下,看著那些煙花,慢慢品味著人生的茶。那些本是淩亂的記憶,不再遊離,慢慢地開始了凝聚,慢慢地開始了彙聚,變得有了秩序。用手下意識地開始梳理著這些曾經的過去,有些模糊,很多地方都已經是不再清清楚楚;而有些地方變得如此的清晰,就像是剛剛發生事,也像是剛剛走過的足跡。

這就是記憶,也是人生的回憶。從來就沒有想要向歲月低頭,從來都想要讓人生變得永久。燈光下的茶,輕輕撥動幾下,那些熱氣,在慢慢地飄逸,逐漸變得迷離,就像是那些過去的日子,本來它們是綴滿在記憶的樹上,就像是一片片記憶的葉子,卻因為時間的遷移,在不斷地開始剝離;因為那些記憶在不斷的更新,就像是不斷天空浮動的白雲,只是會留下淡淡的斑痕,然後畫下幾縷波紋,最後慢慢地消散,在記憶中不再出現。

夜色的深沉,慢慢地浸潤著記憶的門。曾經走過的足跡,每一步都是有著當時的記憶。因為不知道什么時候,那些歲月的憂愁,湧上了心頭;那些曾經的經曆,也開始不斷地堆積,成了一座高塔,日子也開始不斷地拖遝;本來早就打開了歲月的素箋,想要清晰地記錄著每一天,卻因為那些過去的蜿蜒,使記憶在不斷地抹去從前,只有那些頑強的足跡,會凸顯著著人生的記憶,不再是有著歲月的失意,也不再是有著時間的得意。

那些遠處的記憶,就像是夜空中留下飄渺的夢裏,也像是遙遠地方傳來飄渺的歌聲,在不斷地築起朦朧,若有若無,顯現著猶豫,顯現著躊躇,直到最後消逝,再也不可能會出現的回憶;從此那些記憶就會變得淅淅瀝瀝,就像是在雨中的水滴,盡管撐起了一把傘,總有會落在自己的雙肩,總有會落在地上,順著水在慢慢地流淌。那些彌漫的惆悵,再也不可能會回到身上,只是心裏還會留下著那些失望,還有希望。

就這樣別離自己的憂愁,就這樣想要把歲月進行著保留。可是那些過去依舊還是開始著飄忽,開始湮沒腳下的路。那些時光,就在這裏開始蕩漾,就在這裏開始變得迷茫。這就是歲月的車輪,這就是歲月留下的吻。我們總是在不斷地成長,總是不斷想要變得堅強,總是想要讓歲月祈禱,總是想要讓歲月變成我們的驕傲。可是,不經意地回頭中可以看到歲月的嘴角露出著嘲笑,是對我們發出著譏笑。這是歲月得意,而我們的時光變得失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