曾經在外地的一個小寺院遇到過一個僧人,他散淡的坐在臺階上給一只貓修剪指甲,那只貓時而聽話,時而又倔強的用小爪子蹬踹,用牙齒輕輕的咬一咬他的手,年輕僧人只是安靜的坐在那裏專心做著他的事,不急不惱,也不管遊人從身邊來來去去,即便我坐在他的旁邊,輕輕的跟他打聲招呼,他也只是禮貌的笑著點點頭。

 

後來還是跟他有了幾句簡單的交流,他說的一句話我雖然不能完全做到,卻時時會想起,以便警示自己:我們來到這個世間就是接受懲罰的,面對傷害你可以選擇和它靜默相處!

 

一直以來自己都是一個脾氣不太好的人,好在我是自知的,也用了很多方法控制自己的脾性。面對欺騙、背叛、甚至嫉妒的詆毀,憤怒一點點的侵入身體,以前必定會以很決絕的方式回擊,像摔爛一只再也不需要看到的瓷器,一定會讓它碎成渣才行,只是傷害並沒有減少,心裏有道疤會永遠抹不去;再後來,漸漸地會和自己說:和自己和解吧,和解吧,因鋒芒刺不痛別人,只能傷透自己,如果總是交戰,在慢慢光陰中我將永遠擺不脫滿目慌愁。

 

總以為和親近的人或朋友就可以放肆的吵鬧,仗著心裏有那份對彼此的愛,便會永遠不離不棄台灣機票?事實是任何容忍都是有極限的,任何傷害都是會留傷疤的,親近的人之間更該珍惜和隱忍!

 

一個人的成長來自於後天的磨礪,從堅硬到柔軟絕不是一時得來的,而是一輩子的修煉。我們大部分的人都是這樣的,為了生存每日不得不面對著自己不喜的人和事,因此有時候戴著面具示人也就成為必然,戴好的面具往往光鮮溫和,只是摘下麵具的時刻,才會顯露猙獰的一面,我從不認為戴著面具的人就是不對的,畢竟人生如戲啊,誰能保證自己在這場戲的鏡頭前永不作秀呢!

 

於是慢慢的明白,溫暖總比仇恨好,柔軟也比堅硬有韌性,戴著面具不可怕,撕破臉皮才寒心,人心如綢緞,一面光滑細軟,一面卻是粗糙,我們總是在做著選擇,是把光滑的一面示人還是把這份舒適留給自己Better Life 清潔液?人生有時真的很艱難,容不下太多的,除了讓自己的心不停的修煉和適應,還要像藤蔓一樣柔韌,或許這樣真的是苛刻的,那也比傷人傷己好吧!

 

其實,能夠靜默的處理一件讓人惱怒的事情真的有莫大的好,心安靜了,連臉上的表情都是放鬆的,可以專心的做自己的事情,再不受外界干擾,工作時一心一意的工作,做飯時全心投入的做飯,和人聊天時不會再翻看手機TAF時間差療法,認真的看著對方的眼睛;把一腔憤怒轉化成愛的熱度,傳導給愛情,親情,友情才是更有意義的事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