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幾天我家各種顏色的月季花逐一開放了,瞅來瞅去,天天都有花開放,天天一大早我就聞花,看香味如何。聞香的時候,發現月季花千姿百態,細細琢磨,還發現,以前為什麼對月季花總是過眼雲煙,可能是心情不在上面使然。

 

翻開幾年前的拍圖,意外看到這張月季花圖。

 

那天,我一大早出門,天還沒大亮,街上沒多少人影,我靜靜地走上人行道,一枝披著白雪的月季伸出院外鐵柵欄。當時我對它產生一種憐愛,寒冷的冬天,它仍然按生活的節拍花開花落。一年四季,不管冬天春天夏天還是秋天,它似乎很不講究地隨意開花。我沒認真數過它開花的次數,但直覺告訴我,月季在一年中最少開七八次花,一根枝條上,開過花的地方,不再重複花;開過花的地方,慢慢長起果實或頂起新枝綠葉,可誰會注意這些細節呢,只有我,一個有心人,會觀察它們成長經歷。

 

對月季的瞭解,還是緣於家裏有好多花,以前菊花特別多,現在是月季特別多。自春天三月以來,月季花,在我家花園裏,是此起彼伏開放,五顏六色,大大小小,到了四月底五月初,我家薔薇花也開滿了門樓。可今年看不到薔薇開花的情景,因為小妹拆門樓上的石棉瓦時,不小心將肥肥且長長的薔薇一掃把推出門樓,當我們發現有即將打苞的薔薇花和金銀花時,趕忙用工具頂起,一定要頂回去,哪里來哪里去。哪知難,很難,因為太重了,因為枝條交叉成長,包裹太緊,且又是很粗壯的藤條。對面鄰居站在她家樓道窗口:

 

“可惜了,長在門樓上的花多漂亮啊,馬上要開花了,掉下來再拽回去。”她一邊說一邊回話,“我來幫你啦。”可惜,幾個人共同努力,幾團緊緊絞在一起的藤條就是不上去,我在下面說:

 

“很重的。”

 

小妹火了:“我就不信了,離了你(指花),我還活不成了。”一剪刀下去,哪知剪不動,她乾脆用手折,有刺,麻煩。母親在一旁急了:

 

“你在上面用力拽呀。”大家共同努力,一臉汗都沒能把薔薇的枝條頂上去,怎麼辦?小妹沖母親:

 

“你來試試,講得輕鬆。”

 

薔薇主枝幹分叉的地方,小妹很吃力地又是剪刀又是手掰,薔薇與金銀花的藤條們終於永別了母體。好在天氣時熱時雨,被小妹剪去的薔薇主幹頭上沒多久,不僅長出了新芽,還派生了薔薇的花苞,雖然花苞小小的,雖然可惜一個月前被無情地卡嚓掉,但薔薇在春天的生命力是最旺盛的,幾枝新芽已經筆直向天沖去,並張開了綠葉,唔,估計下半年的十月份門樓上又披上一層薔薇葉。

 

鄰居跟我說:“以前薔薇花開的時候,我每天都站在窗戶看,真好看,真養眼哦,一大片。真漂亮。長得越多越好。希望你家的花開得到處都是。”

 

我回她:“聽你說,你很喜歡花喲,你家裏也可以種這個呀。”

 

鄰居說:“我家老頭子沒這愛好。”

 

我:“你呢?”

 

鄰居:“我喜歡看。你家有就行了。”

 

這前前後後的話,我聽得不怎麼帶勁。記得有一次她跟老公為花的事吵架,結果她讓步了,作不了主呀。

 

說月季卻碼到薔薇。其實月季是通過薔薇嫁接或插扡而來的。有的月季長到一定程度還會變回薔薇,薔薇是月季的“母體”。薔薇一般一年只開一次花,花期一兩個月。月季則一年開多次。我家裏的月季,一年中是開開停停,停停開開,我不記開過次數,因為家裏有大大小小164個花盆。不過,我注意到,只有在每年的二月時幾乎看不到有花開。

 

還有玫瑰,也是由月季演變而來的,我家裏就有黃玫瑰,肥肥的,一朵玫瑰只要開花就能保持最少半個月的花形。

 

不管是月季也好薔薇也好玫瑰也好,我對冬天的月季卻有一種特殊情感,尤其是本文開頭的圖片。

 

那天,我很早起床,因為家裏陸續來了不少親戚,想早點過去,看有什麼家務事需要做。不過,父親去世沒多久,心裏總是沉甸甸的,當心裏有事時,看到雪花飄飄的日子裏,竟有月季笑傲風雪,並頂住壓力將紅紅的且粉嫩的花瓣回敬那雪,那鋪天蓋地的冰冷,心裏隱隱有痛,有淚,有感動。

 

我凝視著它,把它幻覺她,她是多麼勇敢的人,多麼堅強、堅定,無所畏懼呀。

 

由此,我想到父親,他的侃侃而談,他的經歷,他的為人處事,他對軍人職業的曾經追求,但凡力所能及的事情他都能表現出具體的好善樂施。比如上世紀六十年代的一天,父親收到家鄉一位不認識的農民求助信,上面懇請父親提供幫助,父親二話沒說,馬上寄去二百元人民幣。那位農民大字不識是托村裏會計寫的信,因為病情得不到緩解,那是一個沒有父母沒有兄弟姐妹的孤寡中年人。那個年代,二百元人民幣相當值錢。

 

唉,不由自主我歎口氣,勇敢的月季花,你像父親,也像我,因為只要我力所能及給予人家幫助的,我也學父親那樣,不過,我是小兵蛋子,權力有限。

 

想起那些曾經得到我幫助過的屬下,他們中有的生活不盡如意,有的糾結家庭情感,有的,則是我為了平衡一定的關係才熱心相助。

 

其實這世間有一句不一定是對的,比如“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。”

 

當你幫助了一個需要幫助的人,你沒有回報,因為是公對公,是在力所能及範圍內的辦事過程中,有熱情洋溢的主動相助,根本沒想過要人家什麼好處,什麼回報。我曾經做過諸多為別人爭取金錢或更多資助且沒有回報的事。我跟在我眼裏就是困難的人沒有任何愛與恨的瓜葛,我願意做,因為他們比社會上的權貴精英群體何止的眼前一點困難,他們就是社會上的窮人,他們對每一筆資助都不在乎大小,因為只要是錢和關心就好。每一次看到他們領錢或領物時的客氣神態或感謝話語,我就想這社會有太多的不公。他們為什麼窮,我為他們爭取這樣那樣,我自己呢,我也是個窮人啊,跟那些財富用來擦屁股都用不完的富豪們比,我就是茫茫大海中的一滴水珠,不過,我有骨氣。

 

不要小看月季花,雖然花開時,養眼無數過路人或看客,但月季有一種精神,是人類幾乎不具備的,如圖片中的月季花,正是寒九天,它開得歡笑,開得無所謂,開得雪都奈何不了,因為它有它的生活與成長軌跡。

 
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bidushe.com/article/4821.html